奇美影音部落格

關於部落格
  • 5792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指揮大師庫特‧馬殊的經典貝多芬

近來興起一股「庫特‧馬殊」風,前幾日的電子報中,報導他將於1月底來台演出,這真是令人熱血的消息啊!喜愛庫特‧馬殊的話千萬不能錯過,不能親臨欣賞的朋友,也可以跟我一樣,看看DVD或聽聽CD聞香喲。
台灣演出場次:
‧2010/1/23(六) 台南市立文化中心
‧2010/1/24(日) 台北國家音樂廳


 
指揮鐵漢庫特馬殊 跨越歐美兩洲(轉載)
(本文轉載自Yahoo藝文新聞2010/01/10)
 
一手打造德國萊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的指揮-庫特‧馬殊,今年已經83歲,它是唯一跨越歐美兩個世界的指揮,他深厚的德奧音樂素養,為紐約愛樂開創第三階段的黃金時代,被譽為是東德的卡拉揚。
指揮樂團神情專注,他是庫特馬殊,德國樂壇你一定要認識的指揮家!生長在戰亂的年代,音樂成為庫特馬舒最大的心靈支柱,也因此和音樂結下不解之緣,在擁有百年歷史的萊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擔任指揮,這一待就是26年,因而成為復興東德音樂榮光的指標人物,之後又帶領美國最優秀的紐約愛樂。
這個樂團向來以難搞著稱,更以指揮剋星聞名,庫特馬殊用他深厚的德奧音樂素養,馴服樂團,開創紐約愛樂第三段的黃金時代;今年已經83歲的馬舒,繼續他的音樂路,將帶領法國國家交響樂團,1月底來台演出。


 
今兒個特別翻出了「追尋音樂大師的足跡DVD,重新領略他老人家的風采。
這部片將透過他的角度來剖析貝多芬,打開不一樣的視野。
 
「樂團所有成員注意…合奏時別用力過了頭,這和貝多芬晚期的作品不大一樣,比較清柔,類似莫札特…」他在團練時這樣叮嚀著…
 
這回演奏的是《第二號鋼琴協奏曲》,是貝多芬在維也納首度公開現身時表演的曲目,當時貝多芬不過25歲,風格未脫離前輩的手法。從中可感受到貝多芬的青春氣息,感受到莫札特對他的影響,同時,曲中已有一股能量,一種驚愕與幽默的元素,這已是他獨有的記號。庫特‧馬殊充份地掌握詮釋角度的精髓,細心地提醒著團員們。

團練情況】

庫特‧馬殊這樣形容到貝多芬:「他的天才是所有才能的總和,他非常有智慧,教養良好,在他認同法國大革命的理念上尤其顯著,這是首次有作曲家試圖讓音樂反映時代變動。」



庫特‧馬殊的專訪】

 
貝多芬是節拍器的熱誠擁護者,那是他朋友梅策爾發明的,他希望確保他的作品以正確的節拍演奏,但奇怪的是,所有貝多芬指定的拍子都過快耶!?世人們揣測是貝多芬的節拍器出了問題。
 
庫特‧馬殊在愛樂廳這個音樂廳看到貝多芬的私人節拍器,這裡保存奧地利的音樂遺產,他老人家親自在這邊測試了貝多芬的節拍器。



庫特‧馬殊來到愛樂廳】

他親自測試貝多芬的私人節拍器有無問題】

 
庫特‧馬殊:「起初貝多芬把《第九號交響曲》設定在120的速度,達..達..達..達..,你看,這樣的演奏速度很荒謬,對吧?88的速度比較正常呢!」
真的是節拍器的問題嗎?這個謎團,現在尚未被解開哩。
但是所有貝多芬指定的速度,一律必須有系統地減慢,才能演奏出美妙的音律喔!
 
大家都知道貝多芬晚年喪失聽力的故事,但並不真的瞭解他的內心世界。
影片中揭露了一份信件,這是在貝多芬死後才發現的。



貝多芬寫給弟弟卡爾與約翰的信】

 
在他陷入深度憂鬱時,這封給弟弟卡爾與約翰的長信中寫到:
「原本希望我的耳疾可以好轉,不幸的是情況並非如此,你們可能以為我充滿敵意,動輒挑釁、厭世,但你們都冤枉我了,因為你們不知道,我變成這樣的秘密原因…我被迫必須孤立自己,孤獨地度過人生,畢竟我不能對世人說『講大聲一點,用吼的,因為我聾了!』我怎麼能坦承這個感官的弱點!?就我而言,這個器官應該比別人更完美啊~我只能過著流亡般的生活,接近人們時,深深地恐懼他們會看清我的處境,這一類的事情,把我逼到幾近絕望邊緣,幾乎讓我自行了斷此生,但只有一件事阻止我,那就是我的音樂!」
 
他的耳疾令他與別人疏離,直到某一刻,他決定再也無法隱瞞,但就他的創作天份而言,一切都在他的腦海裡,他從自己的作曲中學到很多,並研讀過有關作曲的論文專著,他想像一些別人作夢也想不到的音符,並試圖改善自己的聽力,甚至還請發明節拍器的梅策爾為他設計助聽器,但貝多芬耳聾的狀況持續惡化,在他生命盡頭時已全聾,這份文件的發現讓我們更瞭解他的痛苦,他希望世人們知道,聽力的喪失造成他多大的痛苦!



梅策爾為貝多芬設計的助聽器】

 
雖然世人研究後發現他寫這份遺囑其實是另有目的,因為這封遺囑思考得非常周詳、工整,文中的譬喻引自文學經典,並仔細鋪陳文本,其中指涉歌德的《維特》,引述普魯塔克以及他的基督教文化、耶穌的形象,原來他想創造一個英雄的自我形象流傳後世,希望世人能這樣看待他,但瑕不掩瑜,這些別有用心的安排並不影響貝多芬的偉大,這位音樂大師仍是崇高且令人景仰!
 
庫特‧馬殊:「如果你想到他死前經歷的極大苦痛,承受如此巨大的病痛,完全孤單一人
但他卻留給世人有關希望的最偉大作品,席勒的《快樂頌》『歡樂,諸神的美麗火花』,聽到的人會思考,我們今日為什麼辦不到?」
 
《第九號交響曲》是貝多芬的最後一首創作,貝多芬在全聾之際,譜出他最偉大的傑作,儘管一生中苦難不斷,他卻揮別絕望,詠唱和平與友愛的勝利!



庫特‧馬殊率領法國國立管絃樂團演奏《第九號交響曲》】


 
庫特‧馬殊:
第九號怎麼破題?
空氣中有種顫動,突然間…就像閃電,如同遠方的暴雨即將來臨,接著爆出鈸的巨響,太震撼人心了!
突然間又有了新氣象,雷霆萬鈞!
然後最後一個樂章,他又有美妙的點子,用不和諧的音符貫穿,有伸縮喇叭和鈸,這種不和諧,在當時是非常極端的做法,這必定讓當代世人驚嚇萬分吧!?
接著他重現先前的主題,他對自己說:『還沒有解答』,於是他再次開展暴風雨主題,如今他還剩什麼事要做?
唯一一件事,就是親自走向前說:「朋友們,換一種曲調吧!」
我認為,那一刻是貝多芬本人在唱歌!
他說:「讓我們以更悅耳的聲調合唱」
「抱以更歡欣的心情」
「歡樂,美麗的神性火花,來自天國的女兒」
「我們酣醉於歡樂之火」
多麼美麗的詞句,這根本不屬於人間的語言!

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